欢迎访问本网站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国际新闻 民生新闻
时政新闻 经济新闻
军事新闻 体育新闻
部委信息 政坛人物
时事观察 政策解读
法治生活 法律法规
安全生产 食品安全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房产商情 财经在线
娱乐资讯 旅游天下 科技之窗
文化名人 文化产业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报料投稿 查询系统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财经在线 >

蔡昉:人口红利消失 中国制造出路在哪里?

时间: 2018-01-14 01:00 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

 13日,由《财经》杂志、《财经》智库和佛山市总商会主办的“2018中国制造论坛:全球制造业变局下的新产业革命”上,中国社科院副院长蔡昉表示:随着中国人口红利的消失,中国必须提高资源配置效率。

提高效率的主要方式有:打破限制人才流动的体制机制弊端,营造良好的政策环境,尤其是要允许市场参与者自由退出,避免僵尸企业。

中国人口红利的消失

蔡昉指出,中国的人口红利消失,不只是劳动人口的减少。

改革开放一开始到2010年,劳动年龄人口迅速增长,15岁之前和60岁之后依赖型人口较为稳定,表明了中国至少在80年到2010年期间人口的变化、年龄结构的变化是一个不断地有利于生产的,我们把它叫生产性的,意味着劳动力充足。

第二个因素,由于新成长劳动力不断地生出来,每年都有大量的新成长劳动力,通过普及九年制义务教育和高校的扩招,加快地改善你的劳动力存量,因此人力资本作为经济增长、实体经济发展第二个因素来源。

还有其他的来源,比如说因为你的劳动力是充足的,因为人口抚养比不断下降,而且是低的,因此你的资本积累水平就会不断提高,同时资本回报率也会不断提高,改革开放时期,我们有世界上几乎最高的储蓄率和几乎世界上最高的投资回报率。

过去生产率提高,很大部分是来自于各个产业生产率的提高,以及劳动力在产业之间的重新配置,各个产业劳动生产率提高是全部劳动生产率提高的50%多,但还有40%多的贡献来自于资源重新配置,劳动力只要不流动了,这部分的贡献就没有了,因此,这是我们过去的成就,也是未来的制约。这是我们如何实现的经济增长。

2010年中国15岁到59岁的人口到达了峰值,在那之后,就是负增长,每年以几百万的速度在负增长。负增长看上去是什么问题呢?好像仅仅是劳动力短缺,但就像我前面说的人口红利不仅表现在劳动力数量上,相应的,人口红利的消失也不仅仅表现在劳动力的数量上。劳动力短缺,工资提高太快了,超过了劳动生产率的提高速度,就造成了一个指标,叫做单位劳动成本的上升,这是企业面临的成本上升最主要的因素。有的时候企业的财务人员跟老板说工资上涨太快了,这不是真实的,如果你工资上涨很快,你的劳动生产率还快于他的话,没有关系,你还有竞争力,问题是你的工资上涨太快了,超过了你的劳动生产率,单位劳动成本上升才是你真实的制约所在。

如何找到新的生产率源泉?

我们要转向新的生产率源泉,主要有两个来源,一是传统的劳动力我们要保持从一产,从农村到城市,二产、三产的转移,这是一个正的逆库兹涅茨过程,中国还有潜力,这是必须要保持的,这点非常重要,而不是减慢它,更不是逆转它。

第二条,最终有中国农业劳动率比重比较低了,城镇化可达到70%、80%,那个时候劳动力转移规模确实没有那么大了,那时候的生产率来自于什么地方呢?还有资源重新配置的余地。我们想一想,在一个产业内部,如果我们都是干一个行业的,每家企业的生产率如果不一样,我们就会发现我们干的是一样,它的生产率比我低,为什么它还存在呢?因为一定有人保护它,政府保护它或者银行保护它,如果没有这种保护,就意味着它的生产要素应该由我来做,它的市场应该让给我。

因此,我们通过自由的进入、退出、生存、死亡,这样一个过程,是未来我们生产率提高的主要来源,我们也把它叫做熊彼特式的创造性破坏,这是我们未来的增长率源泉。

理解资源重新配置是全要素生产率的核心就容易让政府知道该抓什么,对政府来说,首先就要允许资源配置,允许资源流动,生产要素流动,包括劳动率流动的政策建起来,要把这个壁垒拆除掉。十九大报告也讲到了, 要消除人才劳动力流动的体制机制障碍、弊端。

第二,政府应该营造良好的政策环境,这个政策环境既是要让人们自由的进来,其实今天我们更重要的是要让人们自由的退出,因为没有退出,没有创造性破坏,就会有僵尸企业,就意味着有那些不生产产出的、没有效率的还在使用你的生产要素,因此我们必须要退出。

蔡昉演讲全文

大家上午好!

今天我们会讨论很多关于中国实体经济、制造业发展的问题,遇到这种讨论会,我就有点紧张,因为我自己不是研究制造业,也不是研究行业的,所以我得为自己做好合适的定位。

从中国制造业、实体经济发展的背景,我们处在什么样的一个发展阶段,因为不同的制造业发展在不同的发展阶段上,有不同的增长潜力、有不同的比较优势,也有不同的需要面临克服的困难,所以我想借这个机会作为今天讨论的一个背景,跟大家讨论一下中国制造业过去跨越了哪些重要的障碍,得到如今的发展,今后必须跨越哪些重要的关口。

应该说,党的十九大在中国共产党政治报告中给予实体经济发展、制造业发展最高地位的一个报告,把经济发展的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加快建设制造强国,加快发展先进制造业。同时,我们也知道,今年是中国的改革开放40周年,孔子说四十不惑,不惑的意思是说我们不简单地讲我们取得了什么样的成就,那是三十年的事。四十年不惑,是我们要从探索的路径中总结一些一般性的理论,也就是党的十九大报告中讲到的,探索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形成中国的智慧,也可能是中国的方案。因此,我想今天在这儿利用这个机会探讨中国实体经济制造业发展。

上面这张图显示了过去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制造业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这张图是制造业名义出口总额的变化,总的来说是陡然的上升趋势,近几年有一些平缓,甚至有所下降。与此同时,制造业的发展不仅是量的,中国过去的四十年是增长的四十年,也是产业结构变化的四十年,中国制造业出口的结构显示了出了相应的变化,传统的出口比重在不断地下降,新型产业,特别是先进现代制造业的比重在不断提高,这都表明中国过去取得的成就,我们需要知道取得这样的制造业的发展,而且它是一个开放的制造业发展,得到了国际市场认同的一个发展有哪些发展条件?我们知道这些条件,才知道我们今天面临的挑战和创造未来的进一步发展的条件。

我阅读了我们写的佛山制造业的报告,写的非常好,我也抓不到重点,但是我从中挑出来一些,叫佛山之问,一是问过去,以前我们为什么能够得到发展,中国有中国经济发展的秘诀,有些条件比较好的地区,像特区、浦东,它有一些特殊的政策。我们第一个问的,我想市长可能会问,佛山不是特区,也不是省会城市,也没有得到明显于其他城市的优惠政策,但是我们为什么得到了制造业如此的发展。

国际新闻

更多>>

民生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机构介绍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查询系统
免责声明:本站只做信息收集与展示,凡注明网络整理的信息均来自于互联网,著作权归原著作权人所有。
如文章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本站邮箱:limingtop@foxmail.com